当前位置:首页 > 余荫山房 > 余荫山房概况

花木文化

[字体: ] [打印此页]

    据本书编写时统计,余荫山房地栽园林植物种类繁多,共有54科93种。百年古树共十三株,其中南洋杉和炮仗花是广州地区同类树种中最古老的植株。古典园林中的花木选择,反映了园主重花木姿态,重风韵意境的审美取向。花木本来是一种没有任何意念的自然之物,但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,由于花木与人们生活关系日益密切,自然的花木不断地被注入人们的思想和情感,被融进文化与生活的内容,从而形成了一种与花木相关的文化现象。余荫山房的文化积淀在植物配置方面亦体现出来。
    一、植物造景的花木
   “余地三弓红雨足,荫天一角绿云深”,这副对联,不仅点出纪念和永泽祖先福荫的造园宗旨,还用植物点题构成自然景观。置身园中,仔细赏玩,自然会领略到这副名联的诗情画意。“深柳堂”前的花棚架,攀援着一株园主人手植的炮仗花,干粗如树,形如蟠龙绕柱,显露勃勃生机,春节前后花朵盛开,从平面上看,绿叶金花铺满花檐。从立面上看,悬缨下垂,状如红雨一片,气象万千。位于园林东北面的木菠萝和凤眼果,树龄过百,冠幅庞大,浓荫蔽日,宛如绿云遮盖,幽静清凉,“余荫”之意,不言而喻。一片红雨,一角绿云,主宰全园景色,把整座庭园装点得非常雅致。在用地狭小、山水建筑不易展开的小型宅园中,这种高超绝妙的植物造景手法,实在令人赞叹不已。栽植于两墙之间的崖州竹—“夹墙翠竹”是本园特有的绿化景观,寓园主炫耀富足之意。
    二、本园标志性的花木 
    凡到过余荫山房参观的人,无一不对园中两株古老榆树留下难忘的印象。这两株榆树,均呈悬崖式向池塘方向飘斜,状如双龙出海,十分壮观。名园故主邬彬任职于京师刑部,由于尽心尽力为朝庭做事,其一家三代都受咸丰帝的封赏。咸丰帝以诏书赞许其祖母罗氏“光生褕翟常昭彤管之辉”,说罗氏受封所得到的光彩,好像是身上穿上一件用锦鸡羽毛编织、闪耀着红色光辉的衣裳。邬彬想,锦鸡羽毛光彩艳丽,喜栖息榆树,若种榆树招引更多锦鸡,既显示邬家女眷的荣耀,又可作为后代女眷的努力方向,且“榆”与“余”谐音,种植榆树作为余荫山房的标志性树木,是最合适不过。遂选择在深柳堂前当眼处筑起两座花坛种上榆树。
    三、园主表现自我的花木
    余荫山房遍植桂花,尤其是玲珑水榭东门,重点安排以“两桂当庭”的方式种植,一侧金桂,一侧银桂,寓意金银满堂。在水榭的西窗上,高悬“闻木樨香否”大幅匾额,亭外又有柱联“樨香闻到未忘机人对有情花”句,可见园主人对桂花的酷爱程度。桂花别称木樨,是木樨科常绿的小乔木,“秋花之香者,莫能如桂”,“弹压西风擅众芳,十分秋色为伊忙”。桂花确实是秋花之中最香的,因而它能压住秋风的淫威,独擅众芳之首,园主人正是被桂花之香所陶醉。
    园主酷爱桂花,除了喜欢其香气之外,更重要是借桂花表现自我。古今中外都把“桂”作为崇高荣誉的象征,我国古代科举中用“蟾宫折桂”表示中举,子孙仕途昌达,尊容显贵为“兰桂齐芳”。园主邬彬,清朝举人,因捐粟获任内阁中书,不久就在大选中被选为员外郎,签分刑部主事,咸丰五年被诰封为通奉大夫,从二品官衔,恩及祖父母、父母、妻室三代,其后他的两个儿子也先后中举,故有“一门三举人,父子同折桂”之说。这不仅是“蟾宫折桂”,而且是“兰桂齐芳”!因此,园主遍植桂花,园路两旁摆满各种兰花,用心显而易见。据史料介绍,邬彬之子邬宝莹光绪二十七年中举,同年生子,为庆祝其“蟾宫折桂”,遂将其子取名为邬庆桂,即余荫山房最后一任园主。此外,园中的白山茶花、腊梅花,也是园主用以表现坚强品格和奋斗精神的花木。
    四、祈福镇宅的风水花木
    岭南园林常用棕榈科植物,尤其是葵树,千百年来民间常采其叶制作葵扇,用作消暑解凉之工具。每年清明时节,民间皆备葵扇,用以镇宅驱邪。相传瑜园建成后,邬家女眷随即入住,有位小姐很怕黑,由于瑜园建在村边,周边田野涌沟,入夜时分,虫鸣蛙叫,树摇窗影,小姐总是胆战心惊,难以入眠,以为是妖魔鬼怪作弄。于是,园主就在小姐楼后种一株蒲葵,一则招福,二则镇宅。因为蒲葵是蝙蝠最喜栖息的树木,自种了蒲葵后,蝙蝠成群结队而来,万福(蝠)临门,主人欣喜不已。又因葵树是棕榈科植物,道教有一位神圣叫钟馗,是专司斩邪治鬼的,“棕葵”就取钟馗之意。说来也奇怪,自种了葵树后,小姐的胆子就大起来了,不但不怕黑,而且把虫鸣蛙叫视作催眠曲,睡得特别香甜。难道真有钟馗显圣?非也!这只不过是心理效应而已。由于种了葵树之后,怕黑的小姐在心理上得到慰藉,精神上就有了支柱。从这个传说中,人们可以领悟到中国古典园林作为封建文化形态之一,必然要接受其他封建文化思想的影响的。
    五、园主女眷手植的花木
    过去在瑜园附近,余荫山房的后墙,种植了一排黄兰,现在只剩下一株了。据说,是邬家小姐手植的。由于黄兰花期一年两度,5月与9月开花,且香气比白兰更浓,深受小姐们喜爱,用其佩戴装饰,香气袭人,显得高贵典雅。尤其是在夜幕降临时,黄兰花香四溢,阵阵幽香透过闺房窗户,令小姐如醉如迷,很快就进入梦乡,所以小姐们对黄兰爱护有加,经常为它除草施肥、淋水灌溉。如今丽人已去,人们看见这株黄兰仍茁壮成长,情不自禁地缅怀种花人的辛劳,现在瑜园内还留有“栽花移石自殷勤”的古联,无疑是对种花者的历史记载。 
    六、寓意吉祥的花木
    余荫山房内不仅有木雕“三阳开泰”的民俗吉祥图案,而且在植物配置上种植了酸杨桃、洋紫荆、南洋杉,取其谐音字着意营造“三阳开泰”的吉祥气氛。酸杨桃果实累累,寄托了园主祈求“宗枝繁衍、子孙满堂”的愿望。而民间流传洋紫荆是一种有灵性的树木。据汉魏六朝笔记小说记载:有三兄弟在分家产时,欲将门前一株洋紫荆砍开分掉,此花次日即枯,三兄弟受感召决定不砍树,花又应声荣茂。园内那株原产于大洋洲,有140多年树龄的南洋杉,已成为广州地区同类树种中最古老植株,是余荫山房吸收西方造园经验的一个例证。
    七、蕴含民俗文化内涵的花木
    文昌苑景区内的主体建筑文昌阁为三层,分别为观音殿、文武殿、魁星殿。景区内的主要花木也是按照民俗文化要求而配置。由潜居邬公祠入内,迎面三株百年老树菩提榕,排列有序、苍劲挺拔、冠幅婆娑,仿如神恩沐浴,给人一股灵气的感觉。菩提榕原产印度、缅甸,据传释迦牟尼在此树下结跏坐禅的地方叫菩提伽耶,菩提树名由此而来。在湖边周围遍植柳树,固然水边特别适合柳树生长,而且着意暗示观音是用柳枝来洒降甘露的。园内的白鸡旦花含“净土”之意,涌动明亮心灵。栽植在文昌阁西侧的人心果,示意人“欲心菩萨一切行愿,先当发起菩提之心。”在文昌阁北侧的一株爪哇木棉,树形奇特,酷似巴掌,人称“五指(子)登科”,寄托了人们祈盼金榜题名的愿望。园内的玉堂春树又称“功名树”,源自古人蟾宫折桂或登科及第之后,会在自己的宅前屋后种一株玉堂春,纪念获得功名。余荫山房园主在科场上中举,在官场上又得咸丰帝降旨荣升,深感皇帝慧眼赏识,古人认为“龙”是皇帝的化身,故遍植龙眼以表达自己“谢主隆恩”之意。
    余荫山房的花木文化,揭示了:花代表了人类的许多感情;花体现了人类的许多精神;花象征了人类的许多愿望。